<em id="pbdv3"></em><form id="pbdv3"><span id="pbdv3"></span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pbdv3"><form id="pbdv3"><track id="pbdv3"></track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em id="pbdv3"></e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pbdv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pbdv3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Hi,歡迎來到二三四五集團官網

                深圳交易所A股上市(股票簡稱:二三四五股票代碼:002195

  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        【媒體報道】中新經緯推出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微訪談

                轉自“中新經緯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第22個中國記者節剛剛過去,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微訪談(以下簡稱“微訪談”)也于其時正式推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該微訪談邀請到中國經濟傳媒協會副會長、傳媒茶話會創始人劉燦國,人民政協報社黨委書記、社長王相偉,新華每日電訊黨委委員、副總編輯謝銳佳,農民日報版面總監徐恒杰,北京廣播電視臺財經頻道中心主持工作副主任莊小紅,上海市浦東新區融媒體中心編輯一部編輯祁永年,江蘇省海安市融媒體中心黨委書記、主任、總編輯周穎亞,中新經緯總裁符永康共8位媒體人參與,他們中曾經或者現在仍在夜班崗位,在此次微訪談中分享媒體人“夜的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看待夜班媒體人現象?對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有什么建議?來聽聽他們怎么說——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你不知道的“夜的黑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晚上8點至凌晨4點是夜班媒體人工作的高峰時段。但與此同時,由于長期從事夜班工作,媒體人“倒在”崗位上的也屢見不鮮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人民政協報黨委書記、社長王相偉指出,夜班媒體人為了新聞宣傳工作付出了很多,包括個人身體健康、家庭生活等,“長期上夜班的同志‘兩早兩晚、一增一減’,就是早衰早病,晚婚晚育,體重在增,精神在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每日電訊黨委委員、副總編輯謝銳佳,自從1998年到新華每日電訊,一直連續值了20多年的夜班,他認為,隨著新媒體等新興媒體平臺、技術的發展,夜班隊伍將會逐漸擴大,“抖音等新媒體平臺的工作節奏,相較于傳統媒體更快,比如我們新華每日電訊的抖音工作人員幾乎是24小時都在發稿,工作繁重,我們稱之為‘晝伏夜出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從2007年開始上夜班,黑發轉白發的速度非常快。”農民日報版面總監徐恒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長期顛倒的生物鐘、超負荷的工作,都對健康構成了威脅。“做夜班的不是瘦子就是胖子,大家都存在著亞健康的狀態,有的存在著‘三高’方面的問題,還有肥胖癥、失眠癥等。”上海市浦東新區融媒體中心編輯一部編輯祁永年說。截至目前,他已經上了至少十八九年的夜班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據祁永年介紹,夜班編輯主要的工作時間大概是晚上八點到十一二點之間。在這期間,編輯不僅需要不停地跟記者聯絡,收集通訊社的稿件,還要跟美編協商,對第二天的版面進行統籌安排、美化、編輯、較對、審定,最后交付印刷廠印刷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經濟傳媒協會副會長、《傳媒茶話會》創始人劉燦國說:“夜班媒體人是媒體機構里最苦的一群人,希望能借此項目引起全社會對這個群體的關心,讓夜班媒體人活得更有尊嚴,是我們發起這個項目的初心和愿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多方行動:關注媒體人“夜的黑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經緯總裁符永康認為,一次公益行動很難長久地解決夜班媒體人的問題,“作為一個媒體的管理崗位人員,我認為媒體單位應該加強對夜班媒體人的關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以中新經緯為例,“我們對夜間值班的人員有著一些強制性限定。例如要求是男性,而且最好比較年輕,此外提高夜間值班的補貼。”符永康說。同時,他還建議相關媒體單位可以從物質獎勵、榮譽激勵等各個方面,加強對夜班媒體人的關心、關愛和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要最大限度消除對夜班媒體人身體的不利影響,仍然還是新聞單位本身的主體責任,要通過合理的崗位設置、合理的生產流程改變,讓更多同志能夠不用那么長時間熬在夜班崗位上。另外,體檢預防、事后援助等一整套的措施也要跟上。”王相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徐恒杰認為,行業協會的作用也很重要。他表示,行業協會應對夜班行業基本情況做一個梳理,比如說夜班媒體人注意事項、單位注意事項及保障等,形成有規律性的總結和倡議,這對上級主管單位也有一定參考價值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徐恒杰強調,夜班人的健康也是媒體單位事業發展的健康。上述內容如果作為行業規則進行明確,大家都會有很強的意識去遵守。如果僅僅是個人建議,單位沒有統一采納,那就只是一個提法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謝銳佳則對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未來的發展,提出了更具體的建議。他表示,該項目除了援助資金、醫療器材等,還可以請專業人士到媒體單位,給大家提供一些急救、運動、營養等方面的培訓。此外,也希望項目可以援助建設一些健身室或休息室,做到雙管齊下、軟硬兼施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例如可以結合瑜伽或太極的一些動作,設計一套適宜在室內開展的運動,有利于緩解久坐導致的頸椎、腰椎等問題,在夜班媒體人里推廣。”謝銳佳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:“以后會適當放寬評審條件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‘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’抓住了媒體人工作當中最薄弱的群體,對夜班人是一個鼓舞,也是對媒體人成長環境的關心。”祁永年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11月4日,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公示2021年度擬援助名單公示,祁永年位列其中。該項目2021年度共收到5位來自中央新聞單位、33位來自全國各省區市地方媒體的夜班媒體人申請援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‘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’是很暖心、很有人文關懷的項目,對廣大媒體人來說是非常及時的,特別是對那些非常困難的、生病的夜班媒體人。”謝銳佳說,“我們常說媒體人是社會進步的推動者、公平正義的守望者,但有時對自己反而忽視,這個項目剛好關心這樣一類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符永康認為,這次公益行動更大的意義在于呼吁,呼吁更多的公益人士、組織和一些相關企業,關注媒體工作中長期值夜班的這樣一個特殊群體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對‘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’這樣的公益慈善項目加大宣傳力度,讓全社會認知到原來媒體人確實很辛苦,可能大家工作起來會有一種榮譽感、獲得感,這在身心健康上也是一種正向激勵。”王相偉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截至2021年10月31日,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確認支持資金310萬元。劉燦國表示,除去基金會3%的管理費之外,其余資金都會用到夜班媒體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根據《2021年度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基金使用辦法》(以下簡稱《辦法》),為保證項目持續、穩定開展,每年度支出的援助金總額,原則上接近但不超過當年項目賬戶總額的50%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“現在錢足夠花,因為是第一年所以比較謹慎,在章程細則里面規定比較嚴格,需要患重大疾病,且不能重復獲得援助。以后會適當放寬評審條件。”劉燦國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此次推出的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微訪談,是2021年度“夜班媒體人援助項目”的重要短視頻記錄形式,由中國經濟傳媒協會、《傳媒茶話會》、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,以及上海二三四五網絡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聯合發起,由中新經緯提供媒體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成年日本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白驹网